正是在随后的半年中
2018-01-15 11:43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           

黄洋的父亲黄国强于4月3日赶到上海,还与林在寝室共处了一晚,他告诉南方周末记者,那天晚上,林很淡定。

林获取毒药的过程,犹如侦探小说的情节。他的目标是早先用剩下的试剂,储藏在一间实验室里。钥匙不在林手里,他甚至不确定剩余试剂是否还在原位,所以他选择先踩点。

但这次争执应该只是激化了既有的矛盾。南方周末记者查证,早在半年前,林就从qq好友列表上删除了五官科-黄洋,而黄洋当时也将林删除。两个共处一室的室友,自此不在对方的网络联系人之中。

这也是黄洋一位师妹的看法。黄洋入院后,她曾与林一起翻找寝室里各种杂物,为医院诊断病因找线索;期间林神情自若。作为实习超声科医师,他还为黄洋做了b超测试。

全面检查后,黄洋的状况令人惊讶,谷丙转氨酶指数高于1000,而正常指标应小于75;肝功能指标全线异常。医院认定他的肝出了毛病,诊断为急性重症肝炎、弥散性血管内凝血。

南方周末记者从可靠渠道了解到,林与黄洋及另一位室友葛林(化名)曾因水票起过争执。黄和葛提出三人平摊购买桶装纯净水的费用,但林拒绝了,他提出,自己喝得少,平摊的方式不合理。

黄洋住icu后,我见过林好几次,有一次他刚去看完黄洋,我们问他怎样,他说肝衰,人还清醒,我们还讨论了下病因和治疗,看不出半点异常。高科回忆说。

回到课堂后,林又找了个借口,暂时离开。随后潜入实验室,打开储物柜取得试剂,并长时间保存,直到3月31日,浅黄色的液体被注入纯净水中。

病情恶化非常快,几天里血小板就跌到了1到2,血氨、胆红素超标好多倍。高科告诉南方周末记者,专业地看,医院的诊断治疗没有问题,毕竟谁都想不到是中毒,在常规治疗中,中山医院已进行了最高质量的施救。

4月1日上午,黄洋喝了口水,感觉味道不对,据说还特意清洗了饮水机和水桶。他很快开始呕吐、发烧,第二天去了林所在的中山医院挂急诊。

葛林也回忆不起当时两人为什么网络绝交,但从另外的消息渠道能够确认,林从实验室偷出致命试剂,正是在随后的半年中。

同学高科(化名)记得,医院初步诊断为急性胃肠炎,化验结果还显示肝损伤,导师带了1万多元现金赶来,安排他住院。4月3日,黄洋依旧呕吐不止,脸也好像又肿了些,验血结果直接把他送进了外科重症监护室(icu)血小板只有40times;109/升。

动手那天,林恰在大楼里有课。他借口要去存放剩余试剂的房间拿手套之类的杂物,在导师的陪同下进入实验室,确认了目标所在,也确定了储物柜钥匙的位置。

之后高科还在宿舍走廊碰到林几次,林告诉我,他已经发了8篇论文了。

争执以林退出平摊、自己买水喝告终,林的同学向南方周末记者回忆,3月31日前后,林开始出入隔壁寝室借水。

Copyright © 2012-2013 .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carboxing.com.cn 版权所有